《64 纪念碑》(“64 Monument”),又称为“64 大屠杀纪念碑”、“8964 天安门大屠杀纪念碑”。不锈钢圆雕,创作于2019 年。是一座为纪念在“六四事件”中倒在中共坦克和机枪下的学生、市民而建的纪念碑,全球目前最大的“六四纪念碑”。纪念碑主体由“64”两个巨型阿拉伯数字组成,不锈钢主体高6.4 米,基座高度2.5 米,总高度刚好是8.9 米,雕塑所在地距离中国北京

6400 英里,方位倾角64 度,以此表达纪念“89·64”的喻意。

纪念碑基座背面将镌刻碑文及“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收集的206 名“六四”死难者的名字,为世人铭记。但在中共封锁下,这个数字离真正的死亡数据有很大距离,遇难者家属若把名单公布将会受到中共威胁和迫害。陈维明说每位死难者都不能被遗忘,他和其他民主人士还将继续寻找遇难者信息,并将其名字补刻上纪念碑。纪念碑下方基座为大型浮雕“天安门大屠杀”,呈现了“六四”屠殺中最震撼的一幕。纪念碑创作者陈维明将“64 纪念碑”比喻为六四死难者安息之地,同时也是民主人士的精神家园,承载着人们追求自由民主的希望。

在2019 年6 月4 日“六四事件30 周年”纪念活动中,自由雕塑公园组织者之一、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说到,自己作为六四参与者有责任捍卫事件的真相。透过各式各样的实体雕塑来告诉人们当年真相,是他多年的心愿。旅美民主人士陈立群讲到“六四”虽然已过去30 年,但依然无法在中国的土地上纪念,这说明中共是世界上仅存的几个顽固的独裁政权之一。纪念“六

四”,是要对“六四事件”元凶的问责。

民运人士魏京生表示,没有忘记那些为自由民主牺牲的志士,这座纪念碑也在提示大家,民主人士没有忘记目标,终有一天会在中国实现自由和民主。北京电影学院郝建教授的堂弟在“六四”中遇难,作为受难者亲人他批评中共扭曲、封锁六四真相,“中共检查历史,涂抹历史,强行扭曲历史做得非常成功的。探寻历史真相的种种努力,这种烛光试图给历史增添微弱的光芒,这个纪念碑能够帮助我们保存惨痛的历史,也是对当下中国历史的提醒和推动。”“这是第一次可以六四死难者的名单写入一个纪念碑,这是我们的‘哭墙',也是我们的‘广场'。这也非常符合我们现在的状态,我们从广场的撤退,现

在行走在沙漠中间,我们没有什么支援,但是沙漠中有这样一片绿洲,可以保留中国民主自由的火炬。”

© 2021 by Liberty Sculpture P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