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9_211043_0000.png
IMG_7959 (2).jpg
IMG_7793.jpg

     《坦克人》(“Tank-man”),创作于2019 年。是陈维明先生根据当年美联社记者魏登纳(Jeff Widener)在北京“六四”屠杀发生时拍摄的照片而创作,于“六四”30 周年纪念日前夕完成。在雕塑设计中,陈维明把“坦克人”跟“64 纪念碑”形成一个主雕,坦克向着“64 纪念碑”推进,王维林挡在坦克的前面,阻挡它前进。

      雕塑作品中的坦克人是由1300 磅的混凝土制作而成。人物左手拿着一个公文包,右手握着一件衬衫,眼睛紧紧盯着正前方的坦克。人物全身涂成深青铜色。坦克最初艺术家计划用当时中共军队镇压运动的改自苏式T54 的59 式型号的真实军用坦克车,后未成功,改用由可回收钢材、木材、玻璃纤维和灰泥制成的一个橄榄绿色复制罐,塑料泡沫用于胎面,并漆成草绿色。1989 年“六四事件”发生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坦克车驶进天安门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在坦克通往天安门长安街时遭到一名年轻人的只身阻挡阻,这名毫无畏惧的30 岁左右的年轻人被人们叫做“王维林”,但无人知晓这是否他真实名字。当时的场面被美联社记者魏登纳拍到并发布,震撼了全世界。“王维林挡坦克”被认为是20 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照片之一,《时代》杂志将其评为20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 个人物之一,美国媒体称王维林挡坦克“是人类良知与勇气在向无情的国家机器挑战”,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将照片形容为“20 世纪最持久的形象将永远烙印在世界的良知中”。虽然王维林至今身分成谜、下落不明,但他敢于反抗暴政无惧死亡的精神,鼓舞着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在陈维明的手中,这座雕塑代表着一股坚毅厚实的力量,足以与专制独裁的铁甲坦克对垒。面对中共无情的铁甲坦克,当年挺身对抗的勇气在今日化成水泥雕塑,陈维明说,“‘坦克人’是中国人面对强权坚持正义的代表形象。现在我们给他用艺术的形式塑造定格,告诉世人中国人反抗专制暴政的勇气,鼓励我们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奋斗”,“我们不是在为某个人树碑立传,而是在为我们民族的脊梁,在为我们一代人的理想、为自由而奋战。从这一点来讲,自己付出再多还是值得的”。

      王维林真实身分为何?他被一伙人推走之后去了哪里?陈维明说这些问题恐怕永远没有答案,身为艺术家,将这震撼的“坦克人”形象立体固定在大地上,“这是一代人的精神,中国人最美的一面”。

      在2019 年6 月4 日自由雕塑公园“六四30 周年纪念会”上,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在“六四”屠杀中被解放军坦克辗断双腿的方政先生表达进入自由雕塑公园时的澎湃心情:“仿佛回到30 年前天安门广场。我们那个时候觉得离中国的民主是如此近,但是当我看到‘坦克人’雕塑的时候,我仿佛又看到那场血腥的镇压。从今天看来,尽管艰难,我们没有对中国的民主事业失望,我们还在追求而且充满信心。”

      流亡美国的南京学运领袖吴建民表示,“坦克人”在人们追寻了30 年后,终于屹立在美国的大地,使得中国人的“六四”情结又有了新的寄托。“海外仍然有一批又一批包括很多年轻人,加入到反共的力量,从自由雕塑公园就可以看到宏大的规模。今天来了几百上千人,再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了人民是不会忘记‘六四’的。共产党想抹杀,它做不到。”

页面背景.jpg